当前位置: 目的地 / 美食 /

菜场里,住着一整个春天,云南人才是最懂大自然的吃货!

最美不过菜市场

菜市场是一个充满人间烟火

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

有人说

如果对生活感到迷茫

也许你应该去逛逛菜市场

新鲜的鸡鸭鱼肉

五颜六色的瓜果鲜蔬

还有气定神闲地讨价还价的人们

吵吵闹闹中

就忘了那些让自己抓狂的事情

古龙曾写过,“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,心一窄想寻短见,就放他去菜市场。”

文学界的吃货汪曾祺先生也写过:“到了一个新地方,有人爱逛百货公司,有人爱逛书店,我宁可去逛逛菜市场。看看生鸡活鸭、鲜鱼水菜,碧绿的黄瓜,通红的辣椒,热热闹闹,挨挨挤挤,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。”

对于旅行者,菜场早已不是一个只用来买菜的地方,它是一座城市的缩影,是了解当地生活最好的方式之一。

在云南,迎接春天的方式除了踏青赏春,还有一种别处没有的春日活动——将春天吃进肚里。当人们还扎堆在人头攒动的公园里,争先恐后地在油菜花田、樱花树下拍照留念时,云南人民大概会摇头一笑,对于他们来说,最美的春天都在当地的菜市场里。

云南境内,有90%的土地是山地,山间散落着无数的小盆地。这里的山,高不见顶,常年在云雾笼罩之中;高原被山脉切割得沟壑纵横,落成看不见底的峡谷。山上郁郁葱葱,覆盖着原始森林,气势磅礴。山间的地貌、地形复杂,形成了丰富立体式的气候:北热带、南亚热带、中亚热带、高原气候区,不仅一日之内温差巨大,地区间也干湿分明。对于山里人,这些大山无限慷慨,孕育着最丰富的食物,有着“菌类王国”、“植物王国”和“动物王国”的美称。连侃大山,都要自豪地说上一句“我们云南头顶香蕉,脚踩菠萝,摔一跤爬起来都抓起把花生”。

野菜和云南人的生活息息相关,用当地人的话说,“绿色的都是菜,会动的就是肉。”甚至没挖过野菜、没找过山货都不足以谈童年。以云南南部的哀牢山为界,山脉以南以西属横断山系,以北以东是云贵高原;其中云贵高原地势相对平坦,气候寒凉,采集风习稍淡;横断山系部分,则地势起伏激烈,采集风习浓烈。几场春雨后,嫩绿的鲜意在田地里蠢蠢欲动,每个地区都能采上70种以上的野菜;澜沧江东侧的景颇族,能采到90多种;而最晚被列入“56个民族”的基诺族,更是能采到108种。韭菜根、沙松尖、樱桃萝卜、芦蒿、紫色土豆、头发菜……到了旺季,野菜能在市场里占上一半席位。

云南少数民族多,各个民族大散居、小聚居,插花分布着。无论是住在河谷、平坝的百越系,南部低矮丘陵的百濮系,游耕采集的傈僳族、独龙族,不管生计方式如何天差地别,采集却是各个民族都擅长的。嫩芽尖、嫩苗、块根、块茎、嫩果……吃什么,什么时候吃,怎么吃,云南人早就积累了一肚子丰富经验。

云南的菜,丰富得让人心急。特别是春天,每个时令都带来新鲜的食材。尤其山里人发现美食的天赋:十几个少数民族小姑娘,背上小竹篓,腰间系着渔网,手上镰刀工具;散入田野林间,一两小时就采集到一桌子菜。金灿灿的阳光之下,最鲜最甜最嫩的应季食物,也让人油然生出珍惜之情。

云南菜极其讲求食材本味,所以对食材的要求会非常严格。据不完全统计,云南仅可吃的花类就达700种,可食用野生菌也近300种,可食用的虫类也有70多种。由于食材丰富,所以人工的东西很少,无论是菌类蔬果还是牲畜禽类,都以野生的为主,滋味的鲜美独特就变成了一大特色。

“开始吃云南菜会有些不适应,但是只要好好吃上一次,就会经常怀念。云南菜像云南人一样,一经接触往往会留下深刻的精神记忆。” 很多吃过云南菜的外省人都会这样认为。“我离开昆明整四十年了,对昆明菜一直不能忘。”汪曾祺在《人间滋味——昆明菜》的开篇写下这句话,足以见到这位当代著名美食文学家对云南菜的眷念之情。

——END——

来源:一视频

作者:敢于胡乱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(编辑:王名园)
下一篇文章:没有了